六道书 > > 穿越全能网红 > 第四十六章 私人饭局
    刘嫚身体前主以前曾经去过两次魔都,所以她对魔都没有陌生感。

    裘教授对刘嫚真的很好,她专门派了一名司机来机场接她。要知道一些小有名气的明星都得不到这么好的待遇。

    司机直接把刘嫚载到酒店,并告诉她,房间已经开好,二十天的费用也交了,她只管住就可以。

    这家酒店距离市中心很近,虽然前台没有挂星,不过装修都是按照四星级来的,一晚上的住宿价格也不低。

    刘嫚在房间里刚把行李整理好,裘教授就发来微信,让她出来一起吃个午餐。

    等刘嫚下楼,那位司机已经把车开到门口了。

    吃饭的地点并不在这里,司机开车带她去了一家私密性很强的餐厅。餐厅似乎在一个普通老旧居民区里,从简陋的外表看,刘嫚觉得这里根本不像餐厅。

    通过一个狭窄的楼梯,来到二楼,遇到一扇厚重的木门,刘嫚敲了敲门,里面有人问,“您好,请问您是哪位?”

    “我是刘嫚。”

    门从里面被人打开,一个穿着西式礼服的年轻男人,面带微笑的对刘嫚鞠躬,“刘女士,请进。”

    刘嫚进去,服务员请她脱下外套,她才发现这个地方别有洞天,首先扑鼻而来的是高档香水的味道,地板是全实木的,墙壁一半用了实木护墙板,一半贴了暖黄色的碎花墙纸,装修精致而复古。乍一看,看不到任何桌子椅子,也看不到任何客人,宽敞的走廊两侧,有六扇门,是六个包厢,这家餐厅每到餐点只接待六桌客人,而且还需要提前预定。

    服务员打开了编号为肆的包厢,

    “刘女士到了。”

    里面的人朝刘嫚看来。

    看见唐图,刘嫚很惊讶。

    看见她,唐图也很惊讶。

    唐图还是那么帅气,连惊讶的表情也帅气,这个环境有些热,他只穿了一件浅紫色衬衣,坐在椅子上,左腿压在右腿上,把二郎腿翘得闲适又玩世不恭,一点也没有明星的架子,大概是很信任裘教授才敢这么放松。

    裘静察觉到二人的对视,笑道,“看来不用我介绍,你们应该早就认识了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是早认识了,”唐图很快把情绪掩饰起来,笑起来说,“想不到‘纪宁’是我的学妹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才想在电影开拍之前,让你们在一起吃一顿饭,互相熟悉一下,刘嫚以前没有接触过演戏,你到时候看在同校的份儿上也能指点她,帮助她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的,能同时在一部电影演戏就是缘分,何况我们还是非常熟悉的同学,这个忙,我帮定了,”唐图很有义气的说。

    刘嫚疑惑,她觉得她和唐图并不熟啊。

    裘静又为刘嫚介绍道,“段南风就是由小唐饰演的,本身这个角色也需要一点钢琴功底。”

    刘嫚更疑惑了,“他不是学小提琴的吗?”

    唐图忍俊不禁,“我也会钢琴,大一大二时还辅修过钢琴课,难道你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全校都知道唐图既会小提琴有会钢琴,只不过钢琴是业余,小提琴是专业。以前的刘嫚应该是知道的,而现在刘嫚把这部分不相干的记忆剔除了。

    唐图也纳闷了,先前是谁告诉他这个刘嫚一直暗恋他的?他从她眼中看不到一丝喜爱的意思,那眼神平淡的跟他好像是个路人甲一样。

    更有意思的,他饰演的段南风一直暗恋刘嫚饰演的纪宁。

    段南风是电影中的男二号,他和顾清都是魔都高级实验中学的同班同学,他也是一个学霸,每逢考试,段南风总是第一名,顾清第二。那时候,顾清被周遭的同学笑称万年老二。

    除了优异的成绩,段南风和顾清在学校更为出名的是二人校草级的外表,段南风容貌冷峻,因为出身书香门第,他有些清高,不近人情;顾清则是一位俊美少年,热爱体育,性格活泛,没什么架子,因此大家都选他做班长。

    顾清一直想超过段南风,他把段南风视为自己的竞争对手,结果没有一次考得过他。段南风性子风轻云淡一些,他从来没有把顾清放在眼里,这更让顾清气得牙痒痒的。

    成绩上比不过人家,顾清就开始想别的方法。

    直到比他只大两个月的异父异母的“姐姐”纪宁因为生母在美国去世,忽然回国投靠父亲。

    顾清第一次见纪宁,就有些移不开眼睛,纪宁正处花季,容颜最盛,又从小在国外长大,举手投足气质都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父亲纪立国联系老师让纪宁插班到继子顾清班上。

    同样是第一次见纪宁,段南风向来无甚波澜的脸上,出现了其他表情,他盯着纪宁,久久舍不得挪开目光。

    而这一幕让顾清发现了。

    他利用同住一个屋檐的优势,嘴甜殷勤,成功让纪宁喜欢上自己。段南风气恼,却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其实刘嫚心里头觉得唐图气质和段南风不符,但她没敢说,乖巧的坐在裘静边上。整个包厢只有他们三个人,裘静按动桌上一个铃铛,不到一分钟,就有服务员端菜过来,很快原本空荡荡的桌子上摆满了菜。

    每一道菜分量都很少,盘子却很大,配菜装饰花哨且精致,有种看起来就很贵很高档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魔都的餐厅,细节里都是小资的感觉,”唐图拿起一把镶嵌了珍珠的叉子看了看,“我还是更喜欢北方大口吃肉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裘静白了他一眼,“段南风可是一个追求格调的人,不是你这副吊儿郎当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唐图忽然坐直了,二郎腿也放了下来,坐姿十分端正大气,他还是拿着那把叉子,另一只手执刀,熟练的切下牛排,动作优雅的插起一块,放入嘴中,淡淡道,“我觉得还是Sirloin牛排味道更好,这里的牛排嚼起来有些寡淡,不过,和你们两个人吃饭,也让我觉得很寡淡。”

    唐图看着刘嫚和裘静,眼神淡漠中带着一丝不屑,以及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