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安城,南城。

    一个名为来福客栈的客栈大堂中,掌柜百无聊赖的坐在柜台处,打着哈欠,脑袋时不时垂下,都险些要磕在柜台面上,但陷之又陷的停下,没有撞上桌面。

    如今是刚过了中午不久,客栈不忙。

    显得很是轻松。

    毕竟忙碌也就是上午的时候,有许多客人要退房,而下午抵近傍晚时分,才有许多人来住店,所以这时候掌柜的可以休息。

    这掌柜的,极为肥胖。

    脸上仅是肥肉。

    一副脑满肥肠的样子。

    可即便他在打瞌睡,但也是嘴角噙着一丝的笑容,给人笑弥勒的感觉。

    在掌柜打瞌睡的时候,外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,却是客栈中的店小二进入,连忙道:“掌柜的,买到了,最新的大唐日报买到了。今天的《水浒传》又有了新章节,不愧是杜公子的手笔,一出手便是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掌柜一听到,眼神顿时明亮起来。

    眼中有了喜色。

    他昏昏欲睡的样子,一下就消失,转而恢复了清醒,一伸手便抓过了最新的报纸。

    这是掌柜养成的习惯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看看报纸,了解一下最新的时政消息,再看看报纸上连载的bet356官网图片_bet356本地存款维护_bet356如何提款。一开始掌柜看《三国演义》和《封神演义》,看得是如痴如醉,每一次都是书店一开门,他就让客栈的店小二去抢报纸回来看。

    不过三国和封神两本书完结后,虽说掌柜仍是要看报纸,但却是没了这个热乎劲儿,便是等上午忙完后,刚吃过午饭就让店小二去。

    不耽搁时间,下午也有打发时间的报纸。

    这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如今又有《水浒传》更新,掌柜的极为喜欢,每天都是等着看报纸。

    店小二眼巴巴的坐在一旁。

    原本店小二,是大字不识一个的,因为三国和封神两本书,他去听书又没有时间,掌柜的也不愿意念给他听,所以店小二便缠着掌柜的,一个字一个字的认,虽说刚开始困难,但到了最后,便慢慢识字了。

    如今,店小二也识字的。

    只是店小二要看报纸,那也得等掌柜的看完后再看。

    掌柜的继续看报。

    等看完后,长长的叹息了一声,感慨道:“好文章,真是好文章啊!杜公子当真是文采斐然,尤其是一个个人物的形象,跃然纸上,热血沸腾处让人恨不得狂吼几声,悲切无奈处,让人又仿佛身临其境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断的感慨,可手中报纸却拿着。

    店小二面颊抽了抽。

    掌柜又日常感慨了。

    他都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他想要抢夺过来,可掌柜的肯定不给,不让掌柜的感慨完,肯定是看不到报纸的。

    掌柜洋洋洒洒感慨一番后,最后又看向店小二,说道:“杨老三,你小子好歹,也是在客栈赚了钱的。怎么看报纸的这点钱,都舍不得呢?你想要看报纸,自己多买一份儿,岂不是更好,可以和我一起看啊,不必一直等着。”

    店小二嘿嘿一笑,道:“掌柜的,看报纸我喜欢。可是,这等一会儿时间,就能节省一份儿买报纸的钱,这是划算的。所以这事儿,我就忍一忍了。再说了,掌柜您也知道的,我这都十八岁了,可是连一个媳妇儿都没有。唉,一把年纪缺少个暖床的,让人无奈啊!”

    他一副长吁短叹的样子。

    见掌柜还是不给报纸,店小二继续道:“不像是掌柜您,在长安经营客栈多年,不仅是成家了,膝下还有一儿一女,真是人生圆满。所以我如今,只能是节省一点。多攒下来一个铜板,便是多了一份儿希望。我还记着的,您可是说了,要给我说一门亲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个臭小子!”

    掌柜的闻言,哼了声,受不得店小二的唠叨,便把手中的报纸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店小二如获至宝的接过来,便跑到角落处看报纸去了。

    反正下午没什么事儿。

    他躲在角落看报纸,掌柜也不会说什么。

    毕竟该忙碌的时候,店小二也是半点不含糊,是全力以赴做事情的。所以店小二即便和掌柜开玩笑,掌柜也是不会计较什么。

    掌柜如今,倒是精神了许多。

    他依靠在柜台边上,一副惫懒的样子。他这一处客栈,是他自己的宅子改造的,前面是居住的客栈,后院则是自己家人的住处。

    是极为宽敞的。

    虽说掌柜的经营这不大不小的客栈,没有大富大贵,但是一家人生活倒也有滋有味的。

    还算是不错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点流逝。

    抵近下午申时,这时候陆续有客人来了,掌柜的都一一安排妥当。等到傍晚时分,天色已经暗了下来,有一个黑衣人进入,站在了掌柜的面前,取出一封书信,递到了掌柜的面前,压低了声音道:“萧玉晋,这是给你的书信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,名叫萧玉晋。

    乃是义成公主的人。

    早些年的时候,萧玉晋便一直潜伏在长安。尤其在大隋不曾败亡时,他就在的。自大隋覆灭,到了大唐如今,都已经建立十来年了。萧玉晋也从一个年轻人,变成了如今四十出头的中年人,早已经不复年轻时候的意气风发和热血。

    如今的萧玉晋,一腔热血早已冰冷。

    大隋已经没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如今的大唐,覆灭了突厥近十万之众,大唐的国力快速提升,加上大唐如今有诸多的粮食,甚至据萧玉晋所知道的,农科院中时不时的,就会有新物种研究出来,都是有利于民生的,在这样的一个前提下,萧玉晋更是没了再斗争的心思。

    踏踏实实过日子算了。

    尤其大隋灭了,义成公主已经在突厥这么长的时间,大隋不可能再复国,所以萧玉晋如今,没有半点的想法,甚至都已经忘记了昔日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只想过自己的生活。

    把自己的日子过好。

    和老妻一起慢慢的变老,然后把一双儿女抚养成人,让儿女安家立业。

    这就是萧玉晋的心思。

    只是萧玉晋一听到黑衣人压低了之后的话语,内心咯噔一下,久远的回忆,自脑海中冒出来,甚至于他抬头看了黑衣人一眼,但黑衣人转瞬就已经离开了。

    根本不逗留。

    萧玉晋表情顿时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他深吸口气,让自己冷静下来,便拆开了书信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书信中的内容。

    书信中的内容,就是极为简单的命令,说了康苏密要南下潜入长安,然后准备密谋打探大唐武器制造的制造方案,把所有武器的制作弄到手,让萧玉晋接应康苏密,然后把康苏密的身份安排好,同时萧玉晋要行动起来,为康苏密制造机会。

    萧玉晋的表情,顿时变了。

    这是掉脑袋的事情。

    换做是曾经,大隋还在的时候,甚至大隋刚刚覆灭时,萧玉晋都还有一腔热血。只要是义成公主下令,萧玉晋愿意全力配合。可是十多年过去,萧玉晋早就变了,他没了雄心壮志,没了一腔热血,只想着过好自己的小日子。

    把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经营好。

    这就是萧玉晋的想法。

    萧玉晋只觉得头皮发麻,因为这一回他摊上大事儿了。

    这事情不好办。

    如果他拒绝,那么可能义成公主的人,要对他出手。甚至于,可能公布他的身份。这样的一个结果,是萧玉晋难以接受的。

    他不希望家人受到影响,更不愿意再卷入是是非非中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他不拒绝,康苏密很快就要南下,一旦康苏密率领的人来了客栈,到时候这些人住下,他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,只能是听从安排。

    所以萧玉晋是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,我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萧玉晋脸上的神情,透着肃然,更有着烦躁。原本他已经是扎根长安,过上了平静的日子,与世无争,就这样平平淡淡的,但如今却是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一切都不同了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,掌柜的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接连的喊声,一下把萧玉晋拉回了现实。

    却是店小二开口。

    萧玉晋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店小二说道:“掌柜的,咱们客栈今天,已经住满了。所以接下来入住的人,都不必接待了。您看,是否可以提前休息了,反正所有房间的人都安置妥当。”

    萧玉晋心中烦躁,摆了摆手道:“你自己干了这么长的时间,难道不清楚吗?你自己看着办,我烦着呢,别来烦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!”

    店小二嘿嘿一笑,转身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今天的生意,算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所以店小二也可以提前休息,这个时候,只有住在客栈的客人有什么需求,他才需要去处理一下,其余时候,就可以躲在角落里休息了。

    萧玉晋此刻仍在考虑。

    他不断的思索着。

    当思考了一番,萧玉晋眼中忽然掠过了一道精光,因为他想到了一个应对的办法。虽说他曾是义成公主的人,但这么多年过去,大隋早已经亡了。而且他是汉人,也不愿意给突厥人效力,所以萧玉晋的内心,已经是有了主意和想法。

    他不是优柔寡断的人。

    内心有了想法,便快速有了决断,不再犹豫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