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德雷德骑士对近期事态发展一无所知,更不知道圣杯会到底有什么计划,甚至都不知道存在大长老这么个人。

    莫德雷德骑士只知道,以赛亚被苍浩所杀,至于其中种种细节,圣杯会发挥的作用,却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当然,莫德雷德骑士也不知道,以赛亚之死真凶是大长老,而大长老已经控制了以赛亚留下的势力。

    贝洛伯格结束跟大长老的通话之后,直接去找莫德雷德骑士:“我想现在局面有一点复杂,以赛亚之死会引起连锁反应。”

    “你应该知道,我对以赛亚非常感兴趣……”莫德雷德骑士正在抽雪茄:“尤其重要的是以赛亚手下的撒迦利亚,我非常需要这个人,所以我才让你帮我研发免疫技术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贝洛伯格点了点头:“很遗憾免疫技术没有排上太大用场。”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苍浩竟然杀了以赛亚。”莫德雷德骑士重重哼了一声:“撒迦利亚现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莫德雷德骑士:“北美是达戈尼特骑士的地盘,或许只有达戈尼特骑士才知道,撒迦利亚在什么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不是废话吗!”莫德雷德骑士吐了了一个烟圈:“全世界都知道,我与达戈尼特骑士不和,不管达戈尼特骑士知道什么,都不可能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没办法了。”贝洛伯格当然不可能告诉莫德雷德骑士,其实撒迦利亚现在自己同党的麾下:“没人能想到,局面突然发生这种转变,如果没有苍浩的话,按照我的计划,我们可以稳步控制以赛亚,现在看起爱,对我们来说,苍浩真是个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从刚开始我就想干掉苍浩,奈何一直都没机会,更没想到的是,苍浩竟然成为高文骑士。”莫德雷德骑士重重哼了一声:“苍浩竟然成功打入圆桌会议!”

    贝洛伯格用耐人寻味的语气说了一句:“我们现在应该想好怎么除掉苍浩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关注苍浩的所有举动。”莫德雷德骑士又吐了一个烟圈,整张面庞隐藏在烟雾的后面:“只要有任何机会,都要给我干掉苍浩。”

    贝洛伯格点了点头:“这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“关于撒迦利亚的下落,或许先知会知情……”莫德雷德骑士微微皱起眉头:“虽然新先知会跟以赛亚一直敌对,但他们全都是犹太人,互相之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,先知会肯定知道点什么。”

    贝洛伯格无奈的笑了笑:“很遗憾,新先知会是苍浩的盟友,而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莫德雷德骑士还真就没说错。

    先前以赛亚派雅各战士谋杀底波拉,雅各战士悄悄向底波拉效忠,欺骗了以赛亚。

    等到底波拉重建先知会,先前那几个雅各战士直接加入,成了底波拉身边的心腹,不过这是题外话了。

    即便底波拉跟以赛亚彻底绝了,在以赛亚的麾下,仍然有很多人暗中效忠底波拉。

    同样的道理,底波拉很清楚,自己身边的人当中,也有以赛亚的拥趸。

    双方关系错综复杂,很难厘清,如今以赛亚死了,某种程度上来说,倒也是苍浩快刀斩乱麻,用最简单的办法,把所有一切恩怨全部划上句号。

    正是基于这种错综复杂的关系,有关于以赛亚那边的任何情况,底波拉经常是最先知道的。

    两天后,底波拉给苍浩打了一个电话,没兜圈子,直接就道:“你应该知道,虽然以赛亚死了,但遗留下来的势力还很庞大,包括为数众多的雅各战士,以及庞大的资产。更不用说还有撒迦利亚和阿克曼系统……”顿了一下,底波拉告诉苍浩:“根据可靠情报表明,以赛亚的这些势力,被人重新组织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。”苍浩意味深长的一笑:“这就证明了我先前的判断是正确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实对了。”底波拉重重的点了点头:“以赛亚之死,自始至终都是别人设计的结果,有人故意把以赛亚的位置泄露给达戈尼特骑士,然后欺骗罗斯柴尔德和龙德布洛克前去,借你之手把所有这些人全部干掉,最后用巡航**清除痕迹。幸好你发现的及时,在最关键的时候撤走突击队,没造成什么损失。”

    “毫无疑问,设计所有这些的,正是整合以赛亚势力的人。”苍浩冷冷一笑:“他想要干掉以赛亚,就是为了拿到以赛亚的势力!”

    “大长老。”底波拉直接给出自己的推测:“除了他不会再有第二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关于圣杯会你还有什么了解?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让人调查……”底波拉无奈的摇了摇头:“但目前还没有任何进展。”

    “按照你先前提供的信息,圣杯会多年来非常低调,同时又不掌握什么势力,那么在这个世界上就很难留下什么痕迹。”苍浩长叹了一口气:“所以难以调查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但重点就在这里。”苍浩不无忧虑的道:“也许他们已经不想再低调了。”

    底波拉明白苍浩的意思:“他们准备出手建立自己的全球霸权。”

    “我绝对不允许!”苍浩断然说道:“我所担心的是,大长老并不是一个人在行动,而是由整个圣杯会支持。我们甚至可以做这样一个推测,圣杯会成员各司其职,每个人负责不同的工作,既然大长老潜伏到了以赛亚身边,是不是还有什么人潜伏到其他重要人物身边,也未可知!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我所担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智商最高的组织是吗……”苍浩颇有些好奇:“知不知道这个大长老是什么人种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底波拉摇了摇头:“为什么问这个?”

    “不同民族和种族智商不同,有的偏高,而有的偏低,虽然我这话有点政治不正确,但是事实。”苍浩呵呵一笑:“你们犹太人可是号称全世界最有智慧的民族!”

    “你是怀疑圣杯会内部会有犹太人?”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犹太人的话,你们岂不是名不符实?”

    “同样的,华夏人也非常有智慧,更不用说人口基数巨大……”底波拉笑了笑:“圣杯会内部有没有华夏人呢?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别说,我也觉得有这个可能性,别忘了圆桌会议就有华夏骑士。”

    “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。”底波拉饶有兴趣的道:“如果,圣杯会真的有犹太成员,我非常想要见一下。”

    底波拉的愿望很快就得到了满足。

    当然更应该说苍浩的判断,再一次被事实证明。

    两天之后,底波拉正在处理事务,桌上电话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一部保密电话,知道号码的人极少,凡是打电话过来的,都是先知会内部比较重要的人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打电话的肯定是熟人,底波拉漫不经心的接了起来: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,你就是底波拉吧……”电话里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:“你长得非常美丽,听得出来声音也非常美丽!”

    底波拉不无警惕地质问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叫我阿尔伯特。”对方笑着回答:“其实这不是我的真实姓名,而是我的绰号。”

    “绰号?”底波拉很奇怪:“这是一个名字,算什么绰号?!”

    “人们普遍认为,历史上有三个犹太人最有智慧,改变了这个世界,他们是卡尔?马克思、阿尔伯特?爱因斯坦和西格蒙德?弗洛伊德……”对方缓缓说道:“我想从这三个人当中,选择一个名字作为我的绰号,因为我是物理学家,当然阿尔伯特?爱因斯坦最合适。不过,爱因斯坦这个姓氏知名度太大了,所以我就选择名字阿尔伯特作为绰号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阿尔伯特反问:“听说你在调查圣杯会?”

    底波拉冷笑着问:“你有绰号,而且选择了一个如此有智慧的人,难道你就是圣杯会成员?”

    “答对了。”阿尔伯特缓缓说道:“我跟大长老是朋友,准确的说,曾经是朋友,毕竟大家都是圣杯会成员。”

    底波拉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:“你……这……这不是恶作剧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。”阿尔伯特很认真的告诉底波拉:“我给你打的这部电话,应该算是保密电话,只有不多的人才知道号码,而我原本不在其中。我既然能够找到这个号码,直接把电话打给你,已经足够说明我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底波拉被提醒了:“你怎么得到这个号码的?”

    “以我的智商,设计一个套路,从知道的人那里,设法把号码骗过来,并不是难事。”阿尔伯特笑呵呵地回答:“这个世界上,没有绝对的秘密,你想要搞清楚一件事,关键只取决于你是否付出足够的努力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想要搞清楚圣杯会。”底波拉直接提出:“你告诉我应该怎么样付出努力。”